AnnaLu

现在专门搬运Manta神仙的画作;
除我授权否则请勿转载;
也请勿擅自挪用太太们的画作;
QQ:2241038998,请说明为什么加我谢谢,不然我不会理你的

© AnnaLu
Powered by LOFTER

【卷黑NC-17】失明 Blind

额外标签:脐橙,BJ


简介:

由于一场意外让卷毛可能一生都看不见,纯黑叫卷毛跟他一起住,说会照顾他。卷毛麻麻跟纯黑麻麻也同意了,她们有时候会来看看卷毛。纯黑觉得卷毛的失明自己也有责任,但卷毛不觉得。

这是其中一天发生的事情。


注意事项:

*没有结局,可以自己想象BE或者HE

*很久以前的文,现在写完了,夸我!(不)

*请不要骚扰真人,不要转载,不要将此文联系或代入真人

*可能ooc,标签可能有疏漏,不喜勿看

*卷黑大法好,永远喜欢他们两个,圈地自萌,写文也只是自我满足一下而已,谢谢。

*还有人的话求冒一下泡呀qwq 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qwq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纯黑,”卷毛脑袋压在纯黑宽阔的肩膀上,大口嗅着纯黑刚刚洗完澡而散发出芦荟香味,暗喜两人身上一样的气味。


他与纯黑一人一只耳塞,听着无数颗子弹划过空气的震动声与彼此的呼吸声。卷毛一只手磨蹭着纯黑按着手柄的手,另一只揉着纯黑还未干透的发梢,默默道:“你不觉得我很碍事吗?”


“觉得啊。”纯黑挪了挪屁股,以更加舒适的姿势坐在卷毛怀里。他专心的打游戏,没大在意卷毛的小动作。


当耳机传来‘Gameover’的音效时,卷毛想开口解释清楚自己的问题却被纯黑接了句:“但我不介意。”


卷毛嘿嘿傻笑了一声,环住纯黑肩膀的手臂收了收,然后乱蹭着纯黑脖子,像只小动物一样对主人撒娇。纯黑用手肘嫌弃地推了推卷毛便无视了他,按了继续,重新开始挑战。


“纯黑,”卷毛停下了,用鼻子轻轻擦过纯黑脖子,鼻息打在皮肤上,痒痒的。他贪婪的闻着纯黑身上的气味,最后没忍住,在纯黑脖子附近吻了一下。


软软湿湿的触感让纯黑起了点疙瘩,他动了动,示意卷毛不要分散他注意力。卷毛见状立马减轻抱着纯黑的力度,把脸从纯黑脖子附近挪开,轻声問:“你喜欢我吗?”


纯黑身体顿了一下。


——又是这个问题。


游戏人物随之而停下,快要擦破耳膜的子弹声增加了不少,主角惨叫了一会就挂了,耳机再次传来‘Gameover’的音效。而纯黑没有按继续,也没有回答、没有动静。


卷毛默默放开了纯黑,打算干点什么来缓和一下这尴尬的气氛。他拍了拍纯黑,说:“我去帮你倒杯水。”


纯黑扭头看向卷毛的脸,嘴微微上扬,但眉头是皱着的。


——啊啊,又是这样,能想象到那低垂的狗耳朵跟尾巴。


卷毛刚想起身就被压回了坐位上。纯黑摸了摸他的脸,然后用自己的嘴唇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下。虽然就那么一小会,但卷毛能感觉到那两片唇瓣很烫。


“还是我自己去吧,渣~渣~”说完纯黑便出了卧室,往厨房方向去了。


**

纯黑已经跟卷毛同居两年多。


而跟失去视力的卷毛同居则是三个月多。


医生说半年内有机率恢复视力,但谁也知道,机率微乎极微。


这么听说,一开始谁也接受不了。


“没事,我人不还在嘛。医生说还有机会,我可是纯正欧洲人血统,我肯定没事的。你看我肯定明天就能看得见了,顶多一个礼拜!”卷毛眼睛被厚厚的白纱布紧紧包着,乍一看跟个戴了假毛的木乃伊似的。


根据声音,他‘看向’纯黑的方向,语气听着挺积极乐观的,但认真听的话能听到他的声音在颤抖。


他在微笑,手却紧紧抓住被子,而且纯黑知道,他被纱布遮住的眉头肯定是皱着的。


——毕竟这孩子根本不会掩盖自己的情绪啊......


纯黑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,双手握住卷毛的手,他摸到了冷汗。纯黑张嘴想说什么,但看向卷毛只会让他不由己的盯着绷带看。最终只能低头咬住下唇,看着彼此重叠的手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
“怎么了?闭嘴可不像你。”卷毛轻笑。


——明明自己可能再也看不见了,不要表现得跟无所谓似的。


“纯黑这么长时间不说话......挂机了?”卷毛伸出空着的手,想像以前一样摸摸纯黑头发,但是一直摸空。


——我的错,如果我没说那些东西的话。


“纯黑?”卷毛还在努力尝试,想摸到纯黑的脑袋,另一只手则揉了揉纯黑的手心。


——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......


“纯黑。”卷毛终于摸到了毛茸茸的东西,同时,纯黑的眼泪也滴在了卷毛的被子上。


“纯黑......你哭了?”捕捉到很微的水滴声,卷毛将手从纯黑的头发滑到他的脸上,果然摸到了眼泪。


“纯黑你别哭啊,不是你的错......”卷毛身体向前倾,想抱抱他,但是还插在自己左手手背里的管子提醒他,小心点,动作幅度别太大。


纯黑没忍住,漏了一声哭腔。


“纯黑......别哭......真的没事的,不是你的错,不关你事,是我自己不小心。”卷毛不管,依旧把纯黑搂进怀里,扯到了管子,疼,但卷毛不理。


——对不起。


他们说。


**

碰!椅子撞到东西的声音。


哗啦哗啦......水溢出的声音。


“靠......”从记忆中回归的纯黑赶紧擦好桌子,拿着水杯赶紧回房间去了。
——待会那白痴撞头了就不好了。


**

卷毛摸了摸刚刚被亲的位置,想了想,打算跟上去。


“啊......”


卷毛不小心踢到了椅子,椅子滚到了另一边碰到了柜子并发出了碰的一声,而卷毛也差点摔跤。他按印象、慢慢摸索到房门前,想摸摸门把手,把门打开,却摸了个空。


纯黑已经倒完水回来了。


纯黑一拉开门便看到卷毛站在门前,朝卷毛身后一看,发现柜子前瑟瑟发抖的椅子,笑着说:“你这白痴干嘛啊,不就倒杯水嘛。”纯黑一手拿着水杯,一手拉着卷毛的衣服,让他返回原来的位置。


“怎么?短短一分钟就想我了吗?想我也别乱来啊~待会摔到了我可不理你。”纯黑把水杯放回桌子上,摸了摸他的卷发。


卷毛抓住纯黑在自己头上乱来的手,贴在自己脸上,逐个回答:“想找你,是的,知道了。”


纯黑脸微微一红,赶紧把手抽回来,将椅子推回来后让卷毛坐回去。接着抓住耳机往卷毛身上一丢,说:“那我继续了啊,耳机戴上。”


“嗯。”卷毛乖乖戴上左耳耳机,然后张开双手。


纯黑也毫不客气的坐回卷毛的大腿上,把右边耳机带上后拿过手柄,继续游戏。而卷毛也专心的玩着纯黑头发,咸猪手在纯黑的大腿跟肚子附近摸来摸去。


**

听了许久爆炸与子弹声,卷黑二人终于听到了属于大海与两位男女主角谈话的声音。


“纯黑现在几点了?”卷毛捏了捏纯黑的肚子......呃、腹肌?吧。

“嗯......12点半。”纯黑瞟了一眼时钟:“怎么?困了?困了你先睡吧。”

“有点,但这么晚了你也得睡。”卷毛耸肩。

“我还不困。”

“去睡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早睡早起身体好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纯黑......”

“不要。”

卷毛直接把纯黑的耳机摸了下来,说:“调整生理钟,赶紧睡。”
纯黑看着卷毛坚定的样子,但是他还是不想睡觉,张口刚想说什么......

“再不早睡会秃。”

......就被这句话给咽了回去。

纯黑挠了挠头发,听上去很心不甘情不愿地说:“好好好,睡睡睡。”

卷毛等听到电脑响起关机的音效后便跟纯黑一起躺去床上睡觉了。



接下来请走链接(AO3):

***无论未来如何,现在的我有你陪伴,有你,我无所畏惧。***


END.
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55 )
TOP